www.sblb.net
| 学说介绍
| 学术专著
| 论文选编
| 人物介绍 |
| 疑难疾病
| 制剂介绍
| 医学论坛
| 与我联系 |
 
  论文选编  
《系统医学》序

刘惠生

    《系统医学》初稿粗成,这是我毕生临床实践和理论研究的总结,也是家父刘绍武生前追求建立“既不是中国古代的、也不是外国的、但是她是中国的新医药学”夙愿的继续,更是对家父在天之灵的告慰。《系统医学》的宗旨是:

    传承东方医学精华,吸纳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成就,包容各个民族医学的优秀技艺,建立世界系统医学大厦,造福全人类!
    下面就这个“宗旨”作些说明。
    “东方医学”应该是以中医为代表,日本汉医和南韩中医是属于中医体系的,其他古代的东方医学现在已经基本消失。
    中医的“精华”主要在三个方面:

    1、中医的哲学观。中医的哲学就是《易经》的阴阳五行学说。阴阳学说是研究事物属性的,对于事物的发生、发展、变化给于了精辟的论述,是正确的哲学观;五行学说是阐述事物之间关系的,将事物之间的关系归纳为“生、克、乘、侮”四种关系。生克是指事物间的正常关系,乘侮是指事物间的异常关系。在人体上,生克是指构成人体的各组织器官的关系处于生理状态,乘侮则是指人体的各组织器官的关系处于病理状态,这种观点在原则上是正确的。

    我认为世界上的事物应当分为两类大系统,即自然演化系统和人工组合系统。由整体发育出部分的系统是自然演化系统;由部分组合成整体的系统是人工组合系统。前者是指宇宙和生命体,后者是指机器、仪器等。《易经》的哲学观属于自然演化系统观(详见:本书绪论或‘中西医学的归宿——系统医学’2007-3-2《中国中医药报》第5版)。

    西医是按照人工组合系统的哲学观来看待人体的,即人体由部分组成了整体。人体如同机器一样,人体的部分是可以更换的。现在时髦的“系统生物学”企图通过对基因的研究合成一个生命体,这显然是错误的。独立的生命体是一个自然演化系统,生命体的隐程序是不能复制的。现在西医的内容是丰富的,资料是宝贵的,但是,其看待生命体的哲学观点是错误的。

    2、中医的方法论,即辨证论治。中医在处理一个具体疾病问题时,就是要通过辨证论治来确立病位、病性、治则和具体方法。中医在把握治疗疾病的战略层面上是正确的和高明的。

    3、中医的有效治疗方法。中医的疗法目前在临床上是西医不能完全替代的,特别是治疗慢性病和疑难病方面,有些中医的疗法特别好。在我的临床中,绝大多数慢性病和疑难病,都是用中医治疗,而且效果比较好。
    “吸纳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成就”。世界先进科学技术范围非常广泛,我们应当首先吸纳西医的,其次是其他学科的。因为西医研究的对象和研究的目的与中医是相同的。即:都是人,都是为人类的健康服务的。他们的研究成果都应该在人体中找到对应点和共同点,在看待医学同一问题时,在本质上应当是一致的。因此,中西医学在理论和实践中能够相互取长补短,可以实现优势互补。西医的成果是建构《系统医学》的重要内容。
“包容各个民族医学的优秀技艺”。在建构《系统医学》时,要吸收各个民族医学的有效治疗方法和技术,这些方法和技术是其他医疗方法短缺的。我们的原则是一切对于人类健康有益的、先进的、方便的、费用低廉的治疗方法都可以采用。

    《系统医学》是以《三部六病》学说为指导,容融各个医学派别的统一医学。该书分为三个大部分,即:《系统人体学》、《系统疾病学总论》、《系统疾病学各论》。
    《系统人体学》是研究人体正常状态的。在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的指导下,按照自然演化系统的规则,对于正常人体的发生、发育、宏观结构、微观结构、各系统生理功能、每个系统在整体中的作用、各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整体与环境(天人相应)的关系等进行叙述。其形式上是西医的,但是,其灵魂——哲学思想是中医的。
    《系统疾病学总论》是对疾病总的规律进行探讨。这部分内容包括:系统病因学、系统病理学、系统症状学、系统诊断学、系统治疗学、系统方剂学、系统药物学。
    《系统疾病学各论》是叙述一个具体疾病的诊断治疗原则和方法。医生在面对患有疾病的人时,首先是认识疾病。即:从疾病发生、发展、变化的的表现中来把握其本质。也就是通过望、闻、问、切、叩、听、触和各种相关仪器检查来收集有关的疾病信息,通过分析综合,得出正确的诊断结论,这是认识矛盾的过程。下一步是解决矛盾,即:在正确诊断的基础上进行辨证论治,确立一个疾病的病位、病性、治则、方法。
    《系统医学》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由于工程浩大,在许多人眼中是天方夜谭。去年,就这个专题我填写了“国家科学自然基金申请书”,评审专家在回信中这样写到:“该申请课题立论庞大,根本无法完成,也不可能达到目标。”这样的结论是我预料中的事。在目前的医学统一问题上,绝大多数人还是处在彷徨状态和迷惘中,他们既看不见曙光,更没有具体的操作方法,甚至认为医学统一是不可能的事情。直到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报道:“陈竺在北京香山举行的太平洋健康高层论坛上强调:科学家应逐步突破中西医学之间的壁垒,建立融中西医学思想于一体的二十一世纪新医学。这种医学兼取两长,既高于现在的中医,也高于现在的西医(CCTV.com  2007年10月16日 00: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系统医学》正是陈竺希望的。《系统医学》已经完成了中西医学的有机整合,她是中西医学的“混血儿”。她的基因是以中医为主导的,中国的哲学观是她的灵魂。
    回忆中西医学在中国的相遇情况,令人感慨万千!近现代的中国历史,记载了中医界的无数志士仁人为之奔波的情况,他们尝尽了无数的辛酸苦辣,他们的动人事迹可歌可泣,结果是中医在中国的地盘几乎丢光了!现在仍然有无数的慷慨激昂之士呼喊不止,谏言无数,真可谓是前仆后继;今年的“中医中药中国行”更是声势浩大,规模空前。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能够走出这种困境吗?我在“‘中医药创新发展纲要’的实施方案思考”文章中说道:“在‘纲要’指导下,如果能够制定出一个具体的、具有可操作性的、详细的、分工合作的实施方案,在各个学科确立带头人,协同作战,大概有10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这样一个宏伟的计划。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必须是国家为主导,组织和协调各个方面的力量,确保目标的实现。”这篇文章和我的《系统医学》详细目录,在今年的“中医中药中国行”到达山西太原时,转交给了王国强副部长和亲自给了《中国中医药报》陈廷贵社长。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毛遂自荐”。王安石的《浪淘沙令》:“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是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王只在笑谈中。直至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这首词是王安石政治生活的写照,我在医学事业发展的道路上也有类似感悟。
    2007年,在素不相识的刘观涛先生推荐下,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我的《伤寒临床?三部六病精义》和《三部六病师承记——中医临床统一论》两本书,为更多的人了解、学习《三部六病》学说带来了机会,对于推动家父《三部六病》学说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刘观涛先生的德行会使很多的人受益,《系统医学》的信息也借此得到了传播。
    我的《三部六病师承记——中医临床统一论》,是我十八年前的作品,曾在1992年以《异源同流》自费出版了部分内容,因为发行渠道不畅,所以知道的人可能寥寥无几。《三部六病师承记——中医临床统一论》是以《三部六病》学说为分类框架,对目前中西医学的相关资料进行了统一梳理,是完成《系统医学》的先遣之作。
    我的《系统医学》在编写过程中并不顺利,《系统医学》的框架在2000年已经形成,由于个人的能力有限,几乎处于停顿状态。后来,张竹青医师的加入,进展的速度才有所加快,西医的相关内容大部分由她完成。直到2007年10月,初稿完成。
    《系统医学》初稿完成了,但是我的心情没有能够轻松起来,深知这只是事业的开始,以后的路更长。要使《系统医学》走向全国,走出国门,代表中国,光照全球,还需要无数的贤达加入,并为之奋斗!
    “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结束吧,送读者一首打油诗:

系统医学架构大,
容融各派成一家。
未来启迪圣贤日,
争相加入完善她。


2007-10-23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