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blb.net
| 学说介绍
| 学术专著
| 论文选编
| 人物介绍 |
| 疑难疾病
| 制剂介绍
| 网站介绍
| 与我联系 |
 
  论文选编  
“非典”事件的临床反思

 

--极待建立新的医学体系--

刘惠生

    ‘非典型肺炎’从去年十一月开始流行,今年三、四、五月达到高潮,肆疟中国南北,殃及全球,至今尚未结束。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闹得人心慌慌,举国上下为之奔忙。交通运输、航空、旅游、商业等行业呈现了空前的冷清,对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对国民经济是一个很大的冲击。通过这一非常事件给我们一个大的反思是什么呢?现将拙见做下阐述。

一、 反思

   ‘非典’的突然流行,对卫生防疫和临床治疗都是一次大的冲击、一次大的考验。2003年5月28日的参考消息载:“世卫专家说:中国防疫体系存在四个问题。一是缺乏专业公共卫生人员,尤其乡镇地区公共卫生得不到专业培训。二是疾病监测报告体系落后。三是数据分析迟缓。四是实验室检测能力不足。河南甚至未建立省级疾病控制中心。”
除上述原因外,临床上缺乏特效的治疗方法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这是我阐述的重点。

(一)临床方法的反思

   ‘非典’事件的临床经验教训是沉痛的,特别是初期大量医务人员的感染,甚至造成死亡,从上而下的惊慌,人们心理上的恐惧达到了空前的地步,因此,通过这一事件,从临床上要很好的反思。

    1. 偏面性

    这次‘非典’的流行,在临床治疗上是西医唱主角,中医为配角。西医方法对诊断是重要的,但在治疗上却显得软弱无力,只有在中医医院才有可能首先选用中药来治疗。我将‘非典’分成了四个阶段,即:发热期、咳嗽期、恢复期,极个别病人可能进入衰竭期。从我的经验来讲,用中医的汗法和清法作指导,在发热期和咳嗽期用中药的辛凉解表剂、清热剂来治疗,绝大多数病人是可以在短期内治愈的。对于极个别体弱之人可能进入衰竭期,有的造成病人死亡,这也是临床治疗的难点,用中医扶正与祛邪同治也会取得很好效果。广东中医医院的经验证明了中医中药在这次治疗上的优势。
    
    2. 浪费性

    这次‘非典’的防治出现了很大的浪费性,大量医疗设备不适当的投入,成为一种浪费。到目前为止,全国的患病人数不到一万人,就按一万人计算,用中医中药为主来治疗,每人的平均费用为一千元足矣,全部病人费用是一千万元;每个病人周围按一百个高危人(医护人员、家属、同事、旅游伴侣)存在,全国高危人群的总数为一百万人,每个此类人的予防性中药费用为一百元(每人每天5元、20天为予防期),总计需要一亿元;两项共计为一亿一千万元,再加上其它费用,两亿元足矣。估计全国的临床费用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好多倍。
另外,消毒剂有的场合滥用,也是一种浪费,而且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也是不能低估的。

    3. 恐慌性

    这次‘非典’的流行,各个医院的防护如临大敌,戒备森严,远远超出无菌手术的防护措施。医院成为了疫区的代名词,医院的萧条达到了空前的地步,到医院就诊者廖廖无几,即便是无‘非典’医院也如此,医院成为极危险地带。对疫病的防治环节不清楚,社会上带口罩成风,消毒液使用成风,也增加了人们的恐慌性。

(二)临床以西医西药为主导地位的反思

    在目前各级医院中,西医占据统治地位,只有当一些病用西医的方法治疗无效时或西医感到棘手时,才去找中医。中医成为西医的推诿地和解难点,也常是病家的最后希望点。
    人类在社会实践中是一个不断认识矛盾和解决矛盾的过程。在目前临床中,对疾病的认识,西医无疑明显优于中医。西医从一个病的病因、病理变化、临床表现到诊断,都有较清晰的认识,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医生的共识标准,而中医在这方面常是模糊的。但是,认识矛盾是为了解决矛盾,目前西医对‘非典’等许多疾病无好的解决方法,而中医在这方面却有其独到之处。现就中西医在这次治疗‘非典’方面的差别做一分析。

    1. 西药的临床特点:

    (1) 西医在抗病毒方面的药品少,缺乏特效药,只是对症处理和支持疗法。
    (2) 西医在处理高烧病人和危重病人时,常是大剂量使用肾上腺皮质激素类药,虽然暂时缓解了症状,却带来了很大的隐患。这次‘非典’治疗,西医明知激素有付作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激素主要有下列几点:① 抑制了机体的免疫反应,使特异抗体的产生受到抑制,不利于机体以后的康复。② 激素干扰了机体整个免疫调节系统,大大降低了机体的自我康复能力,使危重病人易进入衰竭期。③ 激素容易引起潜在感染病灶的扩散。④ 危重病人中常伴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又限制了激素的应用(可见《参考消息》2003.6.3.)。
    (3) 疫苗研制周期长,又因病毒的变异,疫苗的开发具有很多的限制性。
    (4) 西药提高免疫功能的药多为单体,作用并不显著,但付作用都较明显,价格也比较昂贵,不适合推广应用。

     2.中药的临床特点:

   (1) 中药对此类病毒有很好的抑制或杀灭作用,对控制传染源是有效的。
    (2) 中药能提高人体的体液免疫功能和细胞免疫功能,为病人的恢复创造了有利条件。
    (3) 中药方剂无毒付作用,不会给病人带来新的危害。
    (4) 中药方剂成份的复杂性,使病毒不易形成耐药性,中药的作用就具备了长期有效性。
    (5) 中药价格低廉,应用方便,便于推广应用,在家庭中即可应用,降低了治疗的难度,避免了不必要的转诊;同时,减少了疫病传播的机会。凡能治疗的药都能起到予防作用,有利于疾病的及早治疗和予防。

(三)从领导层的反思

    1. 责任性强与反应过度。

    这次‘非典’流行,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特别重视,成为一切工作的重心。这样对督促卫生系统做好防病治病工作无疑是有益的,但却增加了广大群众的恐惧心理,增加了整个社会的压力,出现了人心慌乱,对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是不利的。

    2. 专家路线与群众运动。

    疫病的发生是要用科学的方法来防治的,应该是首先制定科学的防治方案,通过专业人员来实施,做到有序、有效、可行。这当然是要中西医的专家来唱主角,要他们拿出确实有效的方法来防治,但不能以群众运动形式来搞。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到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为止,群众运动是接连不断的,经验证明这种治国方略是不行的,多数是弊大于利、得不偿失。这一次的防治‘非典’工作也可能是如此。

    3. 喜大轻小与言路不畅

    这次防治‘非典’工作对于名专家的意见采纳是重要的、必须的,对于指导防治工作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对于那些知名度低、却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意见可能听取的不够,可能使一些特效的方法被搁置了。我作为一个长期从事中西医临床的医生,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思想的驱使下,我一直在关注防治‘非典’的情况,我先后给中央和地方写了七次信,提了我的意见和治疗方案,但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我个人的意见是微不足道的,采纳不采纳也是无足轻重的,但这反映了我们的领导层普遍存在着喜大轻小和言路不畅的官僚作风,可能会使这样一种防治工作的‘投入与产出’不成比,可能是事倍功半。我认为,如果中医中药在这次 ‘非典’ 治疗中做为首选手段,会使疫病的严重程度大大下降,对社会的危害性会大大减轻,尤其是对国民经济的冲击会小的多。

(四)环保观念和野生动物保护观念极待加强

    现代文明带来了现代的灾害,环境的恶化、野生动物的大量被捕杀和食用,不仅破坏了生态平衡,而且给人类带来了严重的灾难。人类生存的环境只有一个地球,地球上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是在地球演化过程中形成的,是一个相对稳定的自然系统,组成这个系统的每一要素的变化都是有一定限度的,绝不是人类可以任意破坏的。否则,人类就要不断地遭到报应,不断地付出沉重代价。这次的‘非典’流行只是给人类敲起的又一次警钟,要求人类要加强环境保护和生态环境的保护,为人类创造一个美好、安全、健康的环境,还需要不断的努力。

二、极须建立新的医学体系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中西医学不能以一个统一的理论来指导临床实践,就不能将两者的优势结合起来,无论是应付卫生方面的突发事件,还是对平时的防疫医疗都是不利的,时代要求两者尽快统一,为人类造福。我有一个较成熟的理论框架,可以使两者得到统一,这就是《系统医学》。这一理论是在家父刘绍武《三部六病》学说基础上形成的。《系统医学》可以使各国的医务人员在认识医学问题上有统一的标准,在处理问题上有统一的原则。这一理论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无论从医学的战略高度或是战术的要求讲,都已经基本就绪了。我毫不夸张地讲,除我之外,现在没有一个这样的理论出笼,尽管国家如何提倡,如何鼓励,至今没有国家要求的“新观点、新理论、新学说”出现,特别是没有一个像这样已成为体系的医学理论出现。因为诞生这样的一种理论不仅要精通中西医的理论,更必须具有中西医的丰富临床经验,还必须对中西医各科有原则性的了解;另外还必须有继承有创新,否则,就不能从临床到理论驾驭中西医的两套马车。这一理论体系的确立,将为医学界的医疗防疫部门建立起良好的思想体系,将为医学的防治工作增添好的予防方法和治疗方法。我是当代的“卞和”,我有现成的“宝石”献给国家,这一理论的推广应用,将造福于全人类,同时也能为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下面阐述我的想法:

    1. 医务人员要建立起《系统医学》观念

     医务人员是防病治病的主力军,他们接受的教育和实际工作中的方法决定了他们的应对疫病的指导思想和实施方法,因此,通过新的《系统医学》理论教育,将会产生新的医学人才,将会按《系统医学》的思想方法去决定每一事件的处理原则和具体方法,就会以最好的防治方法来处理实际问题。

    2. 临床上要具有特效药

    当人们认识了矛盾之后,解决矛盾就成为最重要的事情了。辨病是认识疾病过程,即:从一个病的病因、病理、临床表现到诊断;辨证就是解决矛盾过程,即:要确立病的病位、病性、治则和具体方法。辨病的方法西医是先进的,辨证的原则中医是全面的。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才能为医务人员提供正确的指导思想和确实有效的治疗方法,才能很好地选用临床上的特效药,只有临床上使用了治病的特效药,类似‘非典’这样的病就能很快被治愈。病人没有了,传染源也就消失了。“以不变,应万变”就可以使我们永远处于不败之地。

    3. 使患者具备简单用药常识;

    患者是临床的‘先知先觉者’,因此,对社会人群防治知识的教育是重要的,实际是要推广防病治病的科普知识。在我们的社会上,‘发热患者’自已病后常会想到用‘青霉素’等药来治疗,尽管这种想法不一定全正确,但说明了他们具备了一定的治病常识,如果特效中药也普及到如此程度,那么,这次的‘非典’就不会如此猖獗。我在临床中,‘清热饮’治‘上感’类症已经达到了此程度。我的周围很多发热患者(病毒性、细菌性、免疫性等)当治疗效果不好时,常常想到了此药,用药后效果良好。此药不仅疗效好,而且应用方便和安全。

    4. 强化中医药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在世界医药行业中的地位

    中国是中医药的发源地,现在中医药的知识产权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中国中药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是可怜的,一个洋洋中医药大国,在中药品贸易中所占比例才百分之三「1」,多数是以原料形式交易的,中国成了世界中药的原料主要供给地,日本的贸易额占据了这个市场的百分之八十多,这是一种国耻!中国的很多中药知识产权被外国强占,就像大量文物流失一样,对国家、对民族都是一种巨大损失。我们今天有责任重塑我国中医中药大国形象,在国际市场上占到主导地位,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这就要求我们建立新的医学理论体系――《系统医学》。用这一理论对我们的宝库进行深层次的开发,特别要注重民间特效方的有偿收集和整理,用现代的先进制药方法升华为药品,让其在临床上更好地发挥作用,让其在国际市场上更好地发挥作用。按理说,中国中医中药在国际市场上最少要占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才能与我国的中医药地位相匹配,才能对得起国人。
另外,“中药出口局部国际环境相对恶化,中药进入国际市场仍然存在诸多问题。”「2」。中药的市场是由需求决定的,要想进一步拓宽中药的国际市场,就必须向西方人推广中医中药使用的思想和方法,就应该像当年外国传教士那样,首先是文化推广和思想推广,特别是用《系统医学》对西方医生进行思想教育,用‘攻心’战术,去改变西医的临床观念和临床方法,这样才能为中药的使用找到更广阔的长久市场。

     5. 挽救中国医药工业的命运

    (1) 巨大的压力和艰难的选择
    中国加入WTO后,中国西药的制药工业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中国西药的生产绝大多数是仿制品,没有独立的知识产权,迫使这些企业必须开发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在中国开发新药的优势是开发中药,具有投入少、周期短、见效快的特点。因此,与相关行业合作,充分利用各行业的优势进行重组,建立起具有现代高科技的企业,对中药进行积极的开发,将会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同时,又会进一步推动我国的中医中药事业的发展。“中药至少在3个方面具有相对的优势:在新药开发上,原料资源、研制费用和开发周期、开发难度与安全性均具西药无可比拟的特色和优势。在用药费用上,中药比西药更经济;在工业生产中,不论是工艺难度,还是设备、能源等的投入,生产中药都比生产生物工程药、化学合成药易行的多。”「3」
    (2) 抓住机遇和发挥优势
    中国加入WTO后,为中药进入国际市场提供了极好的机遇,使中医中药在各国的应用带来了更大的空间,是推广中医中药的大好机会,抓住这一机遇,发展我国的中医药优势是可行的。中国是一个中药生产大国,有着丰富的中药材资源,是一个大的原料市场;中国人应用中医中药的习惯是几千年形成的,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思想基础,同样也是一个应用中药的大市场。因此,抓住机遇,发挥优势是中国制药工业的必然选择。
    (3) 遵守游戏规则和树立良好商业道德形象
    中国加入WTO后,必须遵守WTO的规则,树立良好的商业道德形象,树立良好的信誉,才能赢得人心,才能赢得市场。在当前,我国的很多企业,在商业交往中缺乏起码的商业道德――诚信。这一部分人,对别人的劳动成果毫不遵重,以欺骗为手段,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和知识产权,视与他人签订的合同为儿戏,严重地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形象,严重地干扰着贸易行业。在这方面,我有着深刻的体会。我是一个长期从事临床工作的医生,也是一个中医世家,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有效处方,是开发中药的资源,但与开发商的合作是艰难的、痛苦的。1993年与山西省榆社阿胶厂签定了合作开发生产“血糖平胶囊”协议书,但在1996年“血糖平胶囊”被开发为健字号新药时,厂家就不愿继续执行合同,我冒着健字号药有可能被废止的风险,1997年又以八万元将该厂在该药中的权利买断;2000年10月在健字号药整顿中,“血糖平胶囊”药所需的一切费用均由我支付。当2002年8月该药成为准字号药前后,厂家背信弃义,违背合同,无偿占有了此药,在全国营销,并将此药的知识产权据为己有。从此,我与厂家进入了打官司的程序。我是一个医生,做事一惯是以诚信为本的,使我感到商界是如此的险恶,我那有精力来应付这些呢?严重地影响了我的学术研究和临床研究。同时,尽管我有许多治疗疑难病的良方,也使我不敢轻易再与商家合作了。因此,呼吁有大志的商家,在商业交往中,只有坚守诚信原则,遵重合作者的利益,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一定要遵守商业游戏规则和道德,这才是发展的根本。
    (4) 瞄准临床难点开发特效品种
药品是为临床患者服务的,只有那些疗效好、付作用少或无的药才会有广阔的市场。因此,瞄准临床难点,开发新的特效药才是药品生产企业的出路。在目前药品市场上,对治疗自身免疫性病、血液病、神经系统病等的西药极少,即使有也是付作用比较明显,中医中药在这方面却具有极大的潜能,不仅能解决患者的痛苦、医生的难题,而且开发较容易,可为商家带来巨大的利润。如果是一个有远大战略目光的商家,就应当向这个方面投资。
    (5) 引进先进技术手段提高产品质量和品位
药品的质量是决定其竞争力的,在保证药品疗效的前提下,缩小中药药品的体积,提高包装质量,方便患者用药是药品生产企业应当特别重视的。中药是复方,成分复杂,无效成分与杂质含量多,是影响中药应用的主要原因之一。利用现代先进的制药设备,去除中药中的无效成分,缩小药品体积是非常重要的。病人在患病后,多愿先选西药的原因之一就是其体积小,服用方便,在西药疗效不好时或付作用明显时才考虑用中药。日本在中药开发上的经验是可以借鉴的,只有高效、高质量的药品才会在国际市场上具有更大的竞争力。


    总之,这次‘非典’对我国和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标志着西医的临床观念应该改变。从总体上讲,西医的分析手段是先进的,但其治疗观是落后于中医的,它没有治则的规范、没有方剂的体系、处理问题上缺乏全面性。因此,在这样一次疫病冲击下,显示了临床治疗上的无耐和无力。为了全人类的健康,为了整合中西医的优势基因,必须建立新的医学防治体系――《系统医学》。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命运常是随机的,王安石的《浪淘沙令》让我感慨万千,现摘录于下:

    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王只在笑谈中。直至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

 

参考文献
「1」孔 亮 邱家学:中药走向世界的推进器. 中国药业.,2003..12(3):7.
「2」汤少梁 王高玲:点击中药出口. 中国药业,2002.11(11): 8 .
「3」洪净等:中药现代化产业的地位和作用.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2(5):1.

(2003.6.4.初稿完)